[名胜景点] 万万没想到,原来他们也曾驻足汉仙岩!知道一个算你牛!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7-8-13 00: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399|回复: 0
探寻汉仙岩—汉仙岩人文之名人与汉仙岩

汉仙岩非凡的意境美,得到历代仕宦文人墨客们的青睐,据不完全统计,仅自宋代以来,历代仕宦文人在考察、游览汉仙岩之余,留下的山水地理志、诗词歌赋、游记、纪事、题刻等各类历史文献和文学作品,就达近百篇(首),成为今天汉仙岩国家风景名胜的重要文化内涵。

1.jpg


名人与汉仙岩

数百年来,那些对汉仙岩情有独钟,在汉仙岩驻足的名流雅士,可谓不胜枚举。


邓德明——最早介绍汉仙岩的赣南学者
南北朝刘宋(公元420—477年)时期南康郡赣(今赣州市)人。邓德明的《南康记》是赣南最早的一部山水地理志书,他以毕生精力编纂而成。
邓德明在《南康记》介绍了当时赣南很著名的“君山”、和“盘古山”两处名胜,对于“君山”,邓德明重点介绍其山之“奇”和生活在这一带的“山都木客”,他记载说:“君山上有玉台,方广数丈。周回尽是白石柱,自然石覆,如屋形也。……风雨之后,景气明净,颇闻山上有鼓吹之声,山都木客,为舞唱之节。”由于他的翔实记载,为后人寻找早期人类活动范围和遗迹,留下了珍贵的一页。
2.jpg


波利禅师——驻锡盘古山的西方传教士
唐朝时,北印度有一位波利禅师,罽(ji:读稷)宾国人,是一位弘扬佛法的西方传教士。
波利禅师何时来到南方的盘古山,文献没有具体的记述。宋代《临汀志》记载说:
“初,南康盘古山,波利禅师从西域飞锡至此,山有泉从石凹出,禅师记云:“吾灭后数百年,南方有白衣菩萨来住此山。”
刘将孙在《养吾斋集》也有相类似的记载云:
“南康盘古山,波利禅师从西域腾锡开山,有泉从石凹出,尝有记云:‘吾灭后数百年,南方有白衣菩萨来住此山,井当涌泉……。”
3.jpg


定光大师——宋代盘古山的住持圣僧
定光大师是北宋时期在会昌盘古山很有名的住持圣僧。最早记载定光大师到盘古山的历史文献,见于南宋周必大(1126-1204年)的《新创定光庵记》。
译文:
景德初(1004年),定光大师应邀到江西南康(郡)的盘古山弘法,途中经过一条江河时,江中布满槎桩,船只常常触桩而沉没,定光大师就用手抚摸着槎桩,说道:“去,去,不要在这里作孽!”当天晚上,天没有下雨却居然江水暴涨,那些槎桩均被江水冲走了。到了盘古山后,发现山顶上原有那口井水已经枯竭,禅院缺水,他就用禅杖敲打井沿三下,说道:“快出,快出!”到了晚上,落泉溅崖之声不绝于耳。第二天,大家发现,井水果然涌出满溢。通过这些神奇的迹象,有僧人就悟出了唐代的波利禅师留下的谶语,说:“这个定光大师,一来就应验了禅师的预兆,被数百年前的波利禅师预言中。”
4.jpg


到了元代,由于当年在盘古山担任住持的“定光大师”也已经成为“定光古佛”的信仰和传说,其事迹通过不同形式的传奇故事,已经传播至整个闽粤赣客家及周边地区。
白衣和尚:
据《临汀志》称:咸平六年(1003年),官府向寺院征收布匹,布匹则由当地百姓代交,定光古佛于心不忍,写了一封要求免征布匹的信夹在上交的布匹中。官府发现后,十分恼怒,拘捕定光古佛询问,定光古佛拒不回答,郡卒张晔愈怒,令人焚烧衲帽,可是火烧尽了但衲帽却越烧越白,官府只好把他放了。从此定光佛就一直穿白衣,此后被民间亲切地称之为“白衣和尚”。而这种流传与唐代的波利禅师“吾去后数百年,南方当有白衣菩萨前来盘古山住持”的预言,居然如此巧妙吻合。
5.jpg


盘古山白果(银杏)的传说:
定光大师初到盘古山时,听到福建武平岩前有一头“水狮”,时常到羊角水一带兴风作浪,毁坏农田,危害百姓。邓江就赶到岩前欲制伏水狮,得知它是何仙姑所养的宠物,遂劝何仙姑看住水狮,不要祸害百姓。何仙姑责怪邓江诬赖水狮,两人互不服气,就斗起“法”来。何仙姑反手拔下头上的银簪飞向定光,定光一看,顺势接过银簪随手一扔,银簪落在盘山顶上,遂变成了一棵银杏树。
6.jpg


曾丰——早期考察盘古山的会昌知县
字幼度,号樽斋,江西省乐安县牛田镇流坑桥西人。于南宋乾道五年(1169)登进士,授永州教授,历任赣县县丞、署理会昌县令、福建浦城县令,后迁广东德庆知府,湖南参帅,朝散大夫等职。  

7.jpg

盘古山记—曾丰:
“……虽仍故揭其门,讯之莫晰也。据《南康记》:本盘固,固讹为古耳。余为言盘古,混沌时,神人所为立天地者。天地立矣,心不有其功,一归之太空,是山今云。然窍意后人思盘古之功,因而以其名志之欤?虽涉传疑,至校之以讹传讹为不失本始。法义曰,容有此理。相对语罢,道松竹间,上绝顶,顾谓波利古禅伯也,至自西域庐于是。又扪萝而下,有泉泓而碧,曰定公,今南安岩主也,至自西峰井。于是又沿坡望其后,有崖洼而黝,曰古仙女,不知至此自属何也……。”

8.jpg

曾丰这篇《盘古山记》写于淳熙十年,距今已八百多年之久,他所说的“定光井”、女娲庙、波利禅师遗迹等等,不仅被后世学界传抄和认可,也为我们当代发掘盘古山文化遗迹提供了重要历史依据。
9.jpg


明园和尚
明圆和尚到汉仙岩开山“驻锡”的记载,要数明代天启元年的《赣州府志》卷十七《方外志·仙释》记载较详细,其记云:
释文:
明圆是个从小就出家的和尚,立志要开创风景名山作弘扬佛教之所。于是,携其徒弟从宁都来到会昌羊角水一带,他看到汉仙岩后,认为这是一处不可多得的“驻锡”宝地,就向当地人要求在此地开山建庵。当地人们告诉他说:“那山上树木繁杂,岩洞深邃,是毒蟒和野兽出没的地方,要在那里建寺庙恐怕难以保障安全。”明圆说:“只要一心向佛,利益众生,山神也许会保佑吧,我愿意前往一试!”于是,他让徒弟在山下,自己独身一人来到岩幽深处,冥心静坐。半夜,山鬼不断向他抛掷砂石,直到砂石盖住了他的膝盖,明圆仍不为所动。
10.jpg

    第二天早上,徒弟和众人进山寻找他,只见他仍然打坐自如,安然无恙。大家非常奇怪,请他起身,他说:“还不可。”然后合掌向空中作礼说:“山神如允许我在此开山建寺,请以三声钟鼓声响为信”,言未毕,只听得空中嘭訇响声如应。大家感到十分神奇,于是纷纷捐资捐物,聚集在一起供给他建寺庵。明圆带领信众披荆斩棘,凿石填土,在石山居中之处盖起“观音堂”,这是明朝隆庆六年三月的事情。
观音堂和寺庵建起来了,但大家还要从石山上攀援才能进出,感到非常费劲和吃力。如果左右石壁能打通的话,就有一条通道出入。但石峰巨大,斧凿难以施展。明园和尚就每天从早到晚向着石壁持念咒语,直到五月十四日下午三时许,天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雷电忽喇喇将石壁凭空划开了五尺,现场情景把人们惊得目瞪口呆。从此,人们出入山里方便多了,山上的奇岩异洞逐步被拓展出来,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探奇游览,那些知名的仕宦文人说,这个地方真的可以和武夷山媲美。
11.jpg


明圆和尚在汉仙岩建立圆宁庵以后,先后得到潮州知府郭子章、任云南宾州知州致仕返乡的胡夷简等仕宦名人的支持。在汉仙岩这个“世外仙境”里,明圆和尚为了顺应时代潮流,将佛家的“空无寂灭”、道教的“清静无为”、儒家的“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等三大教义之精髓充分融合,大力宣扬佛家讲究自我调整,向自心内部做功夫,不与任何教派发生任何形式的利益纠葛。形成教化民众惩恶扬善、和谐相处的理念,使圆宁庵逐渐成为诸多士人和民众的精神驿站。
12.jpg


郭子章
字相奎,号青螺,泰和县冠朝乡冠朝村人。隆庆五年(1571)中进士,历任福建建宁府推官、南京工部主事、广东潮洲知府、四川提学佥事、两浙参政、福建布政使、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等。 清代的《会昌县志》记载中提到郭子章曾经在会昌县实竹坪开馆授徒。
13.jpg

在会昌期间,至少有两位会昌儒学生员和他产生了深厚的情谊并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一位是庄埠的胡夷简,另一位是家住县城西边的谢国命。
对于汉仙岩,郭子章与胡夷简两人都投入了很多的关注与热情,汉仙岩甚至成为两人聚会的惟一地点。
万历十三年(1585年),56岁的胡夷简决定上疏辞官返乡。而这年10月,42岁的郭子章也在潮州知府任职期满,返乡省亲。于是,两人在汉仙岩就有一次别后重逢的聚会。这次重要会晤,成就了汉仙岩人文历史上郭、胡诗词唱和,互送互赠的一段佳话。
送宾州胡大夫归隐羊角
政成羡尔还初衣,所志由来在义肥。
心事难将羊角负,宦情遂与碧鸡违。
萧岩古木元为友,汉洞蟠龙自不飞。
却笑悠悠行路者,梯山航海未曾归。
14.jpg

参加这次郭、胡汉仙岩相聚的,还有一位年轻的本地儒学生员周一新。他尊胡夷简和郭子章两人称师门,自称学生。这次郭、胡聚会,他作为陪同与见证者,耳闻目睹了两人的深厚情谊。事后,周一新遂决定将两人的互赠诗词镌刻于汉仙岩“三空胜地”的醒目石壁上,留存至今。
转载:会昌县旅游局




上一篇:探寻会昌汉仙岩之汉仙岩景观
下一篇:2017年图说会昌赖公庙会第一天盛况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